日记网 >> 初二日记


白开水


更新时间:2017/3/14 1:09:00  点击率:1422  手机版


  白开水是什么滋味,如今的我们无法体会。  
  ——小泪  
  “你好,我是小泪,很高兴认识你。”
  “你叫忧雪呢,很好听的名字啊,我们交个朋友吧。”
  “看了你的文章我很喜欢这样的风格,你好啊。”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以上是三种不同的交友方式,我用的不计其数。只可惜遇见你我没有酱紫做。
  我们的相识,从一个id说起——潇潇雨歇。
  我谢谢你给我写的文章,我曾对你说过好朋友之间不要谢谢,可惜我先反悔了。其实也没有,此谢谢非彼谢谢。当时我对你说是因为我觉得朋友之间互相帮助没必要谢谢,而现在我只是感谢你是真心的对待我,没有欺骗或者利用,我是发自内心的感谢。
  潇潇雨歇,一个文艺的名字。其实当时看到这个名字的第一反应也许是首诗,点开来才发现原来是小说,而且的确不太长。当时我就想到了蝶妈的文,也许是作为最爱作者粉丝的必须吧。其实当时也只是一时兴起,一般我点评别人都是我的好朋友。
  早就说过我们有缘。
  第二次再点评你的文章是那篇左眼·泪,你的题记是“我的右眼会流泪,左眼却不会。因为右眼流的,是假泪。”如此凄凉。我再次点评,其实没有注意到你就是那潇潇雨歇的作者。也许这就是一种缘分。当天晚上我写了一篇感谢所有荷友的文章,当时的我朋友不多,很自然的带上了你。可现在看来,当时上面的人现在还算朋友的也很少了,我很庆幸你是其中之一。
  一直关注我的人不难发现,我的文风变了,变得细水长流,变得细腻温和,与以前的大喜大悲不同。也许是因为过于伤感,又也许现实中的我缺少的就是这份细腻。
  其实,现实中我是个很激昂的女生,真的一点都不夸张。
  如果说我们的友谊开始与缘分,那么这份缘分实属不易。你是个很奇怪的女生,我不是说你的人奇怪而是思维。你总是奇奇怪怪的想法让我无法摸透,有时我硬着头皮看你的文章,看过之后却发现所有问题迎刃而解。不得不佩服,你的确适合写小说,铺垫的恰当好处,只是没人欣赏。我应该是最忠实的一个吧,不自恋的说。
  当我在征文比赛中看到小泪的时候,我有点激动,转而又觉得自己自恋了:叫小泪的又不止我一个。但是我还是查了查,当发现是你的时候我惊讶了。我知道如此而已没有别人,那么小泪也一定是我。其实我在小荷的朋友不少,可惜给我写贺文的只有灆儿,而你是第二个。我知道即使没有人记得也没关系,但是有人写我当然自豪。只是让我惊讶的,我们都是同一类人。当我跟小桌子说有人征文写我的时候,她问我是谁。我说:忧雪。她不认识你我知道,她是好人我也知道。你,我,灆儿,都是从默默无闻走来,一篇文章不超过10分。其实我都无所谓,只是看着别人写的没我好却能得到四、五十分而不甘心,其实怎么说也有点嫉妒,所以说我们是一类人,都有过孤独。
  家长说我迷恋电脑,其实我只是想把现实中我没有的东西都补回来,比如说友谊。生活中的分数禁锢了她们的神经,如果说利用也不为过,我累了,我就想歇歇,可是歇都歇不安稳。而你们却能给我安慰与帮助,不得不赞叹交到你这样的真心朋友真好真幸运。我可以全心全意的对待所有人,但是如果我发觉任何人想要利用我那么请远离,对不起你所给的我无功消受。
  你给了我一个素材,虽然不能用但是我还是很惊讶你会费尽心思帮我去找。而你想学ps我也会把所有我会的都交给你,也许这就是最平淡的友谊,就像白开水的滋味,平平淡淡却意味深长。
  以前我想给没一个朋友写出贺文,忽然发现我做不到。我说我贺文写不好,可现在看来只是朋友的还不够深,时间还不够长,事情还不够多。总是只是平平淡淡的友谊经过时光的沉淀竟也有这么多。也许以前一个月的朋友我就给写贺文,是我自己太傻
  对不起忧雪,我累了。
  送我一杯白开水吧。


 上一篇:I have a dream

 下一篇:窗外

相关日记